【 弹剑论政】垦殖民是造王者谢诗坚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虽然距离提名日尚有10天(4月28日),但双方已沸腾起来。有迹象显示,它越来越聚焦在两个大人物的身上——现任首相纳吉与前任首相马哈迪医生。而这两个大人物的胜负也操在乡区马来选民的投票倾向。

根据选委会报告,截至,总共有1494万624名合格选民(至于在2018年才登记为选民下届才有投票权,不算在内。


这些选民将在5月9日投下一票,以选出222名国会议员。虽然本届大选仍然是222席,但选委会已经移动和调整128个国会选区的选民,以平均一个国会辖下有2至3个州议席来算,也就有300个州席的选民人数会有所变动。

选委会主席丹斯里哈欣阿都拉也坦言,选民的调动也涉及种族性选民的移动,以一揽子将选民集中起来,因此也就造成有些选区的选民突然骤增,而一些地区的选民则大大减少。例如白沙罗国会议席(原名八打灵再也北区,原议员是潘俭伟)的选民本有8万余名,本届的选民却高达15万0439人;而沙白安南国席没多大改变,仍是3万7126选民,两区选民差距竟高达11万余人,相差近4倍。

但是选民多寡不重要,一个选区(不论选民多少)只能选出一名国会议员。当然如今最少选民的是布城国会,只有1万7627名。

在西马共有166个(加纳闽1席)国席,其中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约有32个,而马来人占多数的半城乡选区有44个及乡村选区有81个。在这之中,有52个国会选区被规划为垦殖民选区。

乡村选区超过60%


在52席中,未解散国会前民联拥有3席、伊党也有3席,另一席归社会主义党,余者45席均为国阵所拥有。

正因为巫统牢牢抓住乡村票仓,因此在2013年大选时,巫统在222席中拿下88个国席(包括沙巴14席),其中有66席是在乡村选区。

再加上东马的票仓,国阵共以133个国席再度执政;民联虽有89席(2015年与伊党分家后,议席有调动,希盟只剩72席),仍未能拿下布城。

虽然民联总得票50.83%,而国阵只拿下47.42%,但选举制度是根据每一个选区的投票人数计算,只有最高得票者胜出,这叫着“头马胜出”(First Past the Post)。

既然我国的选区仍以乡村区为重心(超过60%),也就意味着只有拿下乡村区多数席的政党才有机会走进布城,这也是为什幺在2008年的3·08“政治海啸”及2013年5·05“华人海啸”时,反对党仍攻不下中央政权。

沙砂巫统坚强后盾

在分析下,东马的沙巴25席中,国阵占21席,砂拉越31席中,国阵占25席,已是巫统的坚强后盾。当巫统在大选中屹立不倒时,至少70%以上的席位变天成为不可能。

由于国阵在国会的议席未超过三分二席,也就不可能重新划分选区的界线和增加选区,因为要三分二赞成才能修改选区法令。在无可奈何下,国阵惟有退其次调整选民人数和种族归纳,以巩固政治地位。

以此统计,马哈迪也知道他领导的希盟若要取胜,就非得拿下乡村选区。在这方面,他有感仍有20个垦殖民国会议席牢牢由纳吉掌控,不易攻克。

况且巫统已承诺要为另外的11万余名的垦殖民解决所面对的问题(人口120万左右),包括提供3亿令吉给垦殖民解决因购买土展创投(FGV)亏损的欠债者。

如果说马哈迪没有加入反对党阵营,希盟要打入乡村区,尤其是垦殖民区是很难想象的;即使能突破限制有小成,也成不了大气候。

现在马哈迪不但宣布自己在浮罗交怡上阵,也大张旗鼓深入乡村腹地,使到本届的大选充满了变数,包括土团党的注册暂被吊销;希盟共用蓝眼标志及国阵也出尽法宝,调整公务员待遇;提高一马援助金及发补贴予德士司机等,以抵挡希盟的强烈攻势。

也许舆论上不认为城市或半城市选区会有所转变,但也在观望到底有没有卷起“马来海啸”,这是纳吉最不愿看到的,他也十分坚定认为不会有马来海啸。

再说马来西亚的选举也不是以总票数来定输赢,而是以乡村区及东马人有没有求变的意愿来取决的。换句话说,有没有“马来海啸”成了定输赢的结局。

难怪英文《星报》形容垦殖民区的选民将是造王者。单单在彭亨、柔佛、登嘉楼、吉打及霹雳合起来就有41席,若再加上森美兰、吉兰丹和登嘉楼及马六甲和雪玻州,就一共52席了。

这些关键的席位成了两个阵营“寸土必争”之地,斗争的激烈可谓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