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校园险被杀』‧校方指为情自杀‧女生喊冤

『我在校园险被杀』‧校方指为情自杀‧女生喊冤(吉隆坡)一名来自甲洞的国中女学生申诉,她在校园範围内遭人以硬物击晕后,还用手帕塞着嘴巴及用塑胶袋套着头部,双手还被反绑在扶梯上,她怀疑对方企图谋杀她,惟校方在事发后不但没有立刻将她送院治疗或报案,反而指责女学生是为情自杀和自导自演。受害者和母亲在隔天向警局报案,女生母亲对于校方在没有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指是女学生的错让她深感不公平及蒙羞,而决定向行动党蕉赖区社青团副秘书罗志兴投诉,并要求校方还他们一个公道和清白。要求校方还公道受害者颜同学(14岁)是中一的女班长,她叙述遇害经过时说,她是于上週二(4月8日)下午4点半小休时去找朋友商讨事情,在上课铃声响起后,她正準备回到课室时,却在楼梯口旁发现到有巡察员在巡逻,由于本身已迟到,她担心遭巡察员指责她逃课,便绕道回课室。“在我正要绕另一个比较寂静的楼梯口回课室时,忽然觉得脑后一阵剧痛,好像遭硬物袭击,当我正準备转身时,就被人用手帕塞着嘴巴及用塑胶袋套着头部。那时我已开始感觉晕眩,但隐约间却听见有人叫“封伟杰”。之后就失去了知觉。”她解释说,封伟杰是她的同班男同学,但关係并不密切。她说,当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已身处在教师办公室,一名学生发现她的双手被反绑在扶梯上,脸上则被塑胶袋套着并结上死结,学生见状后,立刻向老师求救。她形容自己醒来后,纪律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指责她为何自带道具(包括手帕、胶纸及塑胶袋)来自杀。当时,她曾极力否认自己自杀,但老师不接受解释,并告诉她,已通知了家长,还叫她收拾书包回家。“隔天早上,妈妈带我到学校时,一路上有其他的同学对我指指点点,因为是老师向同学诬告我自杀,让我觉得很委屈。”校方硬指为情自杀家长拟让女儿转校颜同学母亲谢玉玲(37岁,小贩业者)在记者会上说,她于隔天到学校向副校长求证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副校长告诉她说她女儿有男朋友,所以是为情自杀。“我女儿从一年级开始就没有带手帕到学校的习惯,我不相信女儿会带这些东西去自杀,就算是她企图自杀,试问又怎能将自己的双手反绑在扶梯上呢?”她说,副校长当时没有回答,只是一味说女儿是为情自杀,所以她决定替女儿转校,并于较后前往联邦直辖区教育局办理手续。校方致电要求销案她指出,由于事发当天她无暇到学校去,便由姐姐代她到学校去接女儿回家,但在隔天她得不到校方合理解释后,便决定向警方投报。“当时,甲洞警局的警员还反问我为什幺是我来报案,应该是由校方亲自来报案才对的。”她说,在她报案时,校方即拨电给她要求她销案,并叫她到学校一趟。“我以为校方是要给我合理的解释,便二度到学校去。岂料,校方仍以同样的解释来交代整件事情,让我对学校的处事方式深感不满。”谢玉玲表示,她一直是与副校长接洽。据她所知,校长迄今仍不知道此事件。校方称是问题学生女生可能自导自演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秘书罗志兴说,他在接获投诉后已分别致电给校方、联邦直辖区教育局及冼都警局了解此情况,但该校副校长直指该名女学生其实是个纪律有问题的学生,所以不排除整件事是她自导自演。“副校长还说她常常在班上向老师说谎。但我反问老师,如果她真的有纪律问题,那为何还可以成为班长?说到这里,副校长就支支吾吾了。”他提到,联邦直辖区教育局主任西蒂说,整个联邦直辖区的94所中学,每一间学校的保安人员都是受到严谨的筛选后才聘用的。所以保安人员绝对是没问题的。但她认为这是个别的案件,而且警方还在调查中,所以也不愿置评。“我认为如果有不法之徒能潜入校园範围,证明了保安人员有问题。同时也证明了学校的安全已亮了红灯。我希望警方能够向学校的老师们录取口供,并尽快完成调查工作,以还颜同学一个清白。”女生被袭各有说词颜姓女同学无辜被袭,校方、母亲及女学生等都各有说词:辅导老师:学生自己携带道具(包括手帕、塑胶袋及胶纸)到学校为情自杀。副校长:这名学生常在班上向老师撒谎,所以不排除她自导自演。母亲:女儿自一年级开始就没有带手帕去学校的习惯,根本不可能自杀。女学生:我听到有人叫封伟杰,可能有人以为我和封伟杰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不排除是同学的恶作剧。罗志兴:学校后面是工厂,不排除是外人潜入校内企图杀害女同学。‧2008.04.14